磕到昏迷

不过其实也不至于太惨淡,普遍意义上的喜欢还是体会了很多,特别是没想到兜兜转转最近居然又沉迷起京阿尼……我是真心喜欢他们家的妹纸啊!最初可能是因为kanon和clannad开始喜欢他们家的番的吧,也错觉的以为自己喜欢galgame类型的番了,结果其他太后宫向看不下去,又错觉的以为是喜欢key社剧本,然而AB和LB都没追完,更别说rewrite只看了半集……后来发现喜欢的可能只是京阿尼这类番😂至今忘不了kanon和clannad里每条支线的妹纸给我的感动。
然后因为感叹号对京阿尼感觉微妙之后很久没看过他家的番了,直到无聊看了京吹部——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可以说是京阿尼后来几部番里最接近clannad...

感觉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认真投入的喜欢过什么了……鸡血到想产粮更是像上辈子的事了,明明也没过太久,想想去年的这个时候和现在,心境已经变了太多。感觉是少了很多很多热情这种情绪,无论多喜欢的东西好像也只是点到即止了。比如再怎么喜欢默读,当初追的时候想着一定要完结后写长评,却也不了了之了,明明是那么喜欢。比如接触过那么一些特别戳的cp,却也就仅仅停留在喜欢而已了,热情过后该爬墙还是爬了,甚至有的cp是再有新消息心里也毫无波澜了。
整整一年吧,别说本命,连大墙头这种程度的角色都不曾有了,喜欢的角色是有,但就是差几分把他放在心间的动容感,仿佛是年初狠狠心对当初本命脱坑后就耗尽了所有的波澜,也可能是去年太博...

啊……大概是没爬新坑太寂寞了,又或者他真的很好,第一次喜欢一个原耽角色用了喜欢同人圈角色的心情(((o(*゚▽゚*)o)))

每天都能更喜欢一点,比哈特

深夜发神经花痴一发就跑

意难平。

其实我看文真的很慢,所以就不轻易看长文,这次看杀破狼花了整整三天,六爻看了整整两天……

但是完全不后悔!真的超级棒!

从天涯客开始陆陆续续看过十部p大的文啦,似乎是从大哥开始真的粉上她?再之后觉得镇魂也很棒,到现在觉得这两部写的真心好。

说不上来杀破狼和六爻更喜欢哪本,前者看的畅快淋漓,后者点点滴滴戳进心底。

大气的家国天下背景一直是心头好,更何况是能坦诚并肩而立。大哥那篇于我有点特殊的意义,毕竟是从这篇真正开始爱她的文,杀破狼cp模式略有些大哥的影子,但又更加自然,再加之背景比较大,又显得更美味了几分。

不过主要想说道的还是六爻,昨天熬夜看完,如今想起来还略有不舍,回味无穷。

看...

继续搬一个,依旧是送基友的……第一次尝试甜甜甜向的,虽然好像并不是很甜XD

感觉好久没动了……用上周送基友的来混个更

喜欢的歌+喜欢的角色www

【俏欣】白月光


感觉荒废好久了

用我心里的白月光cp混个更(x

纪念下他们之间从相识到离开的点滴,虽然很少很淡却真切的是我心中这对cp给我的感觉w

其实一开始是因为说沈谢像星昴才去看的,嗯……看完后觉得其实有些像却也不像,却都是我喜欢的某种有些极致(?)的cp的类型。

个人觉得比起星昴其实沈谢真的挺HE了……

不过却觉得对星昴来说,原作的结局刚刚好,或者说我想不出更好的结局了_(:з」∠)_

感觉星史郎成长经历不变,那后续就不可能改变?感觉星史郎比沈夜更像主笔说的,逃避自己爱上他这个事实害怕的想要把对方杀掉。虽然觉得当时的他可能自欺欺人地没发现自己喜欢昴流吧,不断的暗示自己对方输了,对方对自己而言不过是物件,其实总觉得越是强调就越是表明他内心在动摇。(其实沈谢我倒是没看出这句话这种感觉……

感觉为昴流瞎了右眼反倒是动摇至极致的契机...

最近被糖齁得+被《花冠》洗脑感觉自己有点病病的,一下子缓不过来,但真的整个人都沉迷在这种灼热而无解的深情之中了/_\

特别是之前所从未想过的【他知道他对他已经是所能做到的最深情了】简直让我整个人都魔障了,比两年前还要让我着迷


持续半夜发疯中……

感觉再也没有cp能让我这么魔障了

大吼三声,昨天的我太蠢太蠢太蠢……!

看了今天的爆料,我唯一的感想就只剩下跑圈……还有什么我啊!!

又虐又戳简直要炸!

默默去把昨天的矫情吞回去【。

存一个念想。

虽然碎碎念了很多次了,今天还是忍不住再碎碎念一次,其实对常欣和俏俏严格来说算不上萌CP,因为萌点一直都是过客。就像《鬼恋传奇》里石姑娘对香帅,一个很平凡的人一生中能遇上一个不平凡的人,有一段不平凡的回忆,然后回归于平淡安然度过一生。

当初看《鬼恋》其实这段给我留有的印象特别深,可以说是因为这段才特别欣赏石姑娘吧~于是对这个梗有点执念,其实在很早之前就一直留意着常欣姑娘,娘娘当初一语道破她的心意后,她说着能偶尔再见面聊聊天就够了,莫名就想到这个梗。是一种很暖的感觉w

不过没想到昨天会明确表露出来,少女的心事啊,也很让人动容。身为俏粉,那种心情虽然不同却也能体会出一二,毕竟那个...

大概是只有自己才get到的点。

虽然《采薇》唱的是两个人的故事,昨晚听到时却莫名希望能有那么一个没有阴谋的平行世界,风花雪月四个人就如歌中那般平淡而安宁的过着一生。有着温馨和笑颜,而从未有过那些阴谋与仇怨,就连感伤也是心怀祝愿。

幼年时分,嘻嘻闹闹间一同往山间采薇。

再年长些,意气风发的少年时光。寒夜出游,围着火炉席地而坐,就着酒,伴着歌,望着星空月夜。歌声悠扬,萦绕在记忆中消散不去。

四季流转。

再后来,雪出嫁了。或者是三人之一,亦或者是之外。

再后来,大家散了。流落天涯。或者有人投军建功,或者有人行侠仗义,或者有人四处远游,或者有人仍留在原地……只是在某些夜里,仍会不自主地轻哼...

代作评。

纪念曲月。

在这里也顺手存一个,这两天到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有好多不会的不知道从何下手,暂且这样吧……躺平_(:з」∠)_

山林深处,忽闻筝声。太史侯循声举步而行,愈发靠近一路花草愈发张扬茂密。待步至源头,飞湍瀑流之下,一人端坐轻抚无弦之筝。“阁下竟能听闻吾之筝声?不知可否有幸结交……在下弦知音。”来人未答,只是掏出袖中之箫,一笑相邀。#只是突然想到“高山流水遇知音”好像也可以这样玩##弦知音名字太妙#

大梦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中秋夜,学海学子或是归乡访亲,或是欢聚一堂,赋诗饮酒作乐。礼部庭院内,此时显得几分冷清。
 他一早便摒退旁人。走在最后的逸君辞不放心,折回再三关切,却仍是因他淡漠地婉拒而离去。
 偌大庭院,空余一人而已。
 心中苦闷,竟是连自己也不查缘由。对酒赏月,醉酒微醺。恍恍惚惚间,掏出袖中竹箫,对月而鸣。

当时年少,书生意气,正当风华。
 彼时中秋夜,那人总会前来,月下抚筝。他便如今日一般,对月鸣箫。
 渐渐筝声远去,愈发缥缈而不可...

知交零落——记佛公子、太史侯

本来想一鼓作气今天看完天罪,却不料被太史侯祭佛公子这场戏虐得感慨万分,不得不停下来梳理心绪。

一直以来知己便是心头所好,或是神莫的即便立场相背却仍看得通透,或是日月的针锋相对间却又惺惺相惜,又或是默杏间默契不分彼此……各种不同的模式,却是能用同一种关系涵盖。而今佛公子与太史侯两人亦是如此,却又多了几分遗憾的意味。

说实话,看天罪这档戏并不认真,因种种原因中间断断续续停了许久,停了多次。于是对人物把握也并不认真,起初倒确是被误导肤浅地相信着太史侯是反角,看剧时心态过多偏颇,竟是直至公选才恍悟,倒是使自己看漏了许多细节。如今找出几许片段再看,却又是另一番怅然滋味。

太史侯好强,外表严谨而将内...

其实看到卫清风和绝凌笙时,或许因为刚看完禅霞二人的悲剧,不由自主的将两者联系到一处。虽是大体上不尽相同,但细微处却有让人觉得熟悉的感觉。

大约就是所谓的移情作用吧。原以为在那个故事中,一步禅空和锦烟霞已经太过让人伤悲,于是看到绝凌笙凶巴巴地对待卫清风,一副要扭正他的态度的样子——不自觉的觉得有趣,忍不住留心。原以为,喜欢这两人,会更轻松些吧。

没有种族对立,没有百年因果。只是单纯的观念不同,打打闹闹间,总是忍不住觉得卫清风可爱,也更是忍不住被绝凌笙所吸引。某种意义上,我总觉得她和锦烟霞是同类人。我不知道当年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她们都是有过去之人,或许也均是因为过去,而在个性上走了极端——虽...

【大概算树洞】

虽然风月剧情还没展开就可耻的萌上了,我简直是作死,而且明明之前逍仔就有这么多CP,月仔也有其他CP的情况下……简直是要冷冷冷冷cry啊……_(:з」∠)_

但突然就觉得风月好符合“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这种感觉!……符合这感觉的CP好少,虽然这句歌词特别戳我QvQ

感觉神无月是最近几部剧中最打我脸的角色了,然后打着打着就喜欢上了,简直觉得自己抖M=L=

出场前看脸,我觉得这家伙一定是个严肃的人! 结果居然还挺风趣,而且我居然还越看越觉得那张脸哪里严肃了明明这么可爱【原则呢!

再然后觉得一定是走小伙伴一起组队打怪的剧情,结果一转脸被剧透了他就是军神。

知道他是军神后,我一厢情愿一口咬定假军神一定是别有居心,还想在半路干掉他!结果假军神居然只是人家的影武者……( ̄▽ ̄")

再然后觉得神无月是军神无聊出来趴趴走时用的身份,结果是先有神无月再有军神……

……简直觉得充满了恶意!还让不让人欢快的猜剧情了Q口Q

不过认真的说,其实还是...

“少艾少艾,今天不去羽叔叔那边吗?”

看了眼躺在床上仍旧不安分的小家伙,慕少艾无奈的笑了声,顺手拿手中的烟筒轻敲了敲阿九的额头:“九少爷,你不睡着我要怎么去。呼呼,是谁昨晚跑到水里跟那只老鱼玩了这么久,今天躺在床上冒热气,害我不能走开呀?”

“痛……痛啦!麦敲我!少艾你欺负病人,下次我要告诉羽叔叔!”阿九小小的包子脸挤出一副气呼呼的表情,挣扎着将手从被子里抽出摸摸额头表达对眼前人的不满。

“哎呀呀,我去看看药有没有煎好。”

“少艾,我要麦芽糖啦,不然我才不喝。”

 

慕少艾刚走出房门,就见到了正走进迷谷的羽人非獍。

不自主的眉眼上浮现笑意,道:“羽仔今天怎么有兴致过来。...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见到杏花就这样退场。即使再希望渺茫,在这一集之前我还是暗暗期冀着转机。可亡命水终是无解,他终究还是去了。

明明早就知道会有这天,明明以为早就对这天的到来做好心理准备,可在听到他对修儒代交那些话之时还是忍不住泣不成声。


所幸最后还有那人在树下等他,所幸在仙山还能与那人再会。


默苍离:每当我牺牲一个人,我就会挂上一串琉璃。

冥医:我知道。这是你的习惯,也是一个纪念。如果有一天是我被牺牲了,我不要用琉璃串,我想要用别项。那个黄金串你看怎样?

默苍离:为什么?

冥医:至少纪念一下,我在你的心中跟别人不同啊!

默苍离:我一视同仁。


当初他说着一...

默杏·结

·架空



清晨上山时分尚是天气晴好。

不料到了午间,那本高悬于空的日头却已不知何时起渐隐没于云层之下,天边断续地空响起几声春雷,闷雷声声回荡于山中,惊了休憩于树丛间的山鸟。一时间鸟儿展翅声此起彼伏,响彻山林,不时还伴着几声清脆鸟鸣。

那本是埋头采药的蓝衣男子听声抬头,天色又是暗了几分,怕是山雨欲来。那原本就微蹙的眉峰不禁又紧了几分,自语道:“啊啊,这天气怎会这般跟人作对,哎……”虽是如此说道,却仍是自认倒霉收拾好药篓,准备寻至山路下山去。

却是正走出不远,那雨伴着雷已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春雨细密,不一会已润透了山中草木,也浸湿了那身蓝袍。男子顿...

其实从来我便是不断地在高估自己,比如古剧。一开始觉得大不了当平行世界,当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来看待。可最后我还是发现,我做不到。越是深入,便越是做不到。

看着那些放在心底喜欢着的角色被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模样展现在大家眼前,那些名字便再也不独属于他们。然后被很多人以另一种方式或是喜欢,或是黑。却无论是哪种,都有种躺枪的无力感。特别是对半游戏半剧的梗,说不出的心塞,他根本不可能是那般。

天真过一次,如果再傻乎乎的抱有幻想,那我可真是太甜了。古二我真是一丝都不想见到关于剧的消息。古二对我而言是特别的,因为角色,也因为经历。古一我只有一个本命,如今已经面目全非。古二我爱所有人,也爱那个故事,我不敢想...

前几集就想写写对小王的想法,后来决定好等小王退场就动笔,终于还是等到这集了,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这集我注意力被杏花分散太多TVT只能随便写点了。

其实还是觉得小王塑造得挺好的,至少在最后退场的时候保留了一丝尊严,他还是他——不过只是因为非粉我才能做到如此宽慰,庆幸我不是小王粉,不然我会憋屈死的。

小王在九龙变横空出世,占尽风光。但其实那段剧情我却是没多注意过他,我的目光一直跟着阿俏走,跟着默老师走。彼时唯一印象便是,苗疆也出了一名智者。印象最深的一场戏也不过是小王、阿俏、温皇三人会谈运筹帷幄千里之外。那局阿俏棋差一招,小王得胜。所以之后一直将心态摆在小王对立面,甚至当初默老师帮苍狼逃...

说起来最初对金光的印象便来自于默杏,或多或少知道故事的最后,他捅了他,却又留下了他。

——其实如今想来那也并非是最后。


虽然补剧的初衷是默杏,可行至一半便早已被阿俏吸引了目光,并且在急匆匆的补剧时期,忽视了太多值得回味的细节。(如今萌上了才开始后悔当初没能多加两人间的互动,只能等以后有空重温了。


直至后来,追赶上新剧,姗姗来迟地等来了久未出场的杏花——一切都不一样了,从前那个干净精神的医生如今却是一副胡渣大叔的模样,或许是那场大战后身体一向不好,他那爽朗的笑声如今也再难寻痕迹……

莫名地心疼,虽是相信杏花并非沉溺于伤痛而自伤之人,却分辨不清如今这般模样又...

不管怎么改还是觉得好糟糕……

但真心不会玩PS啊_(:з」∠)_

越来越喜欢俏哥了/_\
虽然比起新偶更喜欢二版偶……

而且居然这次难得的喜欢上一个角色,却没萌上他的任何一个CP——萌俏哥萌的我好寂寞orz

不过其实史家人都挺喜欢的www
虽然吐槽过银牛,但更多的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而且他冲动时经常想顺他的毛啊XD有种我家熊孩子弟弟的感觉噗哈哈
藏爸爸和史爸爸也都好喜欢=V=可藏爸爸你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你家女儿还在等你啦!
无心妹纸也好萌~不过金光家妹纸似乎我都挺喜欢?除了女暴君/_\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被打脸……
但最喜欢的还是俏哥啦!(抱着枕头打滚=///=)

1 2 ————
©慕枂 | Powered by LOFTER